您当前位置:福建省旅游协会 >> 理论资讯 >> 浏览文章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全域旅游的实践突破与理论创新(下)

来源:中国旅游报阅读次数:时间:2017年09月12日

  六、全域旅游已成为改革新平台

  全域旅游成为旅游行业全面深化改革、实现从部门行为向党政统筹的突破口和助推器,成为重要的改革创新平台和现代旅游治理方式,成为一个巨大的改革包和政策包,成为倒逼旅游业发展改革的重要抓手,以全域旅游为载体推动一系列改革,通过构建全域旅游综合协调管理体制机制,推进建立旅游综合协调管理、旅游综合执法、旅游综合统计监测、旅游综合规划管理、旅游社会参与等体制机制改革。两年来,全域旅游综合管理机制取得了新突破,截至目前,全国已有23个省(区、市)、155个地市成立了旅游发展委员会,分别占全国的74%和55%;已设立旅游警察机构131家、旅游工商分局77家、旅游巡回法庭221家;发展机制取得了新突破,各地形成党政统筹、部门联动的发展机制,普遍加大了全域旅游政策扶持力度,扩大旅游发展专项资金规模,成立旅游发展引导基金,设立旅游投融资平台公司等。

  七、全域旅游已成为发展新引擎

  全域旅游作为旅游发展的重大工程包、消费包、投资包,是旅游投资和消费的引爆点,全域旅游正形成数万亿级的综合投资、数十亿级的综合消费,日益成为旅游产业发展的新动能和新引擎。全域旅游发展除了需要进行投融资规划、投资商和开发商导入加大核心产品之打造外,还需要加大餐饮配套、旅游交通、智慧旅游、旅游集散中心、旅游标识系统、旅游厕所、游憩空间等旅游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建设,成为拉动旅游投资、满足游客需求的巨大的工程包、投资包和消费包。全域旅游推动了旅游产业发展的新旧动能转换。通过发展全域旅游能够实现从封闭的自身循环向开放的“旅游+”融合方式转变,不断加大旅游与文化、农业、工业、林业、商贸、体育、金融、医药等产业领域的融合力度,形成产业新产能、新动能,推动旅游产业发展的新旧动能转换;已经成为整合政府、企业、社会资本的重要载体和抓手,成为推动旅游创新发展和区域发展的新战略、新引擎、新动能。

  八、全域旅游已构筑发展新空间

  全域旅游构建了新的空间形态和载体,促使旅游发展从“围景建区、设门收票”向“区景一体、产业一体”转变,是一种融合型、共享型、复合型的新型旅游空间。多区融合的空间:全域旅游贯彻生态区、文化区、产业区、生活社区、城区、乡村各个空间载体,成为众多区域融合发展的新型空间形态。主客共享的空间:通过发展全域旅游,可以使游客更加深入地体验社区、风土人情,使游客和居民紧密联系在一起,使全域旅游真正实现“主客共享”。多种功能叠加的复合空间:在全域旅游新型复合空间内,生态、农业、文化、产业等其他功能和价值在得以继续保持的基础上,附加了旅游消费体验等新功能,使得同一个区域成为一个多种功能叠加、多重价值衍生提升的复合型新空间。发展全域旅游,既要实现在空间上的突破,又要实现旅游管理和服务设施的全覆盖,还要实现产业融合方面产业链的延伸,从而构建集“点”“线”“面”“网”“链”于一体的全域旅游发展框架模型。形成“以点成线,以线带面”的“点”“线”“面”空间发展格局。在“点”上,形成旅游景区(点)、特色小镇、美丽乡村、旅游综合体、旅游度假区、城市休闲功能区、特色街区、房车露营地、体育旅游示范基地等具体的节点。在“线”上,以现有的景区(点)为骨架作为旅游的制高点,串通景区与景区之间的联系,以线为景,以景造廊,加强铁路、公路、水路沿线旅游化改造(景观带美化),形成各具特色、主题各异的全域旅游线路和风景道。在“面”上,通过旅游线路的交织、拉动形成旅游发展轴、旅游发展带、旅游发展廊,打造区域旅游圈。全域旅游作为一种发展载体,能解决旅游管理和服务设施的全覆盖问题,形成旅游交通网、要素服务网、安全保障网等多种网状管理和设施的全覆盖。全域旅游作为一种发展载体,能有效解决“旅游+”“+旅游”的产业融合发展的问题,能促成旅游在价值链、产业链、服务链、体验链等方面的拓展和延伸。

  九、全域旅游已形成不同新模式

  根据全域旅游发展内在动力机制不同,我国众多全域旅游区大致划分为以下六种基本类型:一是核心景区型全域旅游区。这种类型的全域旅游区依托核心景区作为发展的动力源和吸引核,主要通过做大核心景区,以市场消费为核心完善服务配套体系,带动周边景区景点、乡村、城镇等发展,最终形成大规模综合性目的地型旅游景区,逐步优化形成全域旅游区。二是综合发展型全域旅游区。此类全域旅游区是典型的全域旅游目的地,存在多个核心景区多个旅游吸引核,经综合开发,多个核心景区形成旅游发展廊道,最终成为综合型的全域旅游目的地。此类全域旅游目的地以旅游业为主导产业、主打品牌和主攻方向,整合资源构建国际旅游胜地。三是特色村镇美丽乡村型全域旅游区。此类全域旅游区主要依托全域一体的大地风景或整体城镇风貌作为核心吸引源,有着特色文化、特色风貌与特色大地景观等,是“看得见山、望得见水、记得住乡愁”的全域旅游发展形态。四是城市依托型全域旅游区。此类全域旅游区所依托的城市自身品牌特色吸引力都很强,城市集旅游休闲区、商业区、社区、文化区、产业集聚区、生态优化区等多区功能叠加,居民、旅游者共享,全域城市形成综合吸引力。五是交通依托型全域旅游区。此类全域旅游区主要依托交通线路或自然山脉河流等自然地貌整合串联景区景点,形成廊道型的全域旅游区。六是特色产业依托型全域旅游区。此类全域旅游区依托特色产业,拓展特色产业链,构建全产业链联动的全域旅游新模式。依托特色产业的集聚和创意体验,构建新型的全域旅游区。

  基于不同的区域经济发展阶段,有着不同的旅游发展模式。根据经济发展水平不同,社会文明程度不同和市场化程度不同等划分全域旅游发展类型,可将我国全域旅游划分为:欠发达地区脱贫致富型全域旅游、发达地区后工业化型全域旅游、资源型城市发展转型全域旅游与生态功能区资源开发保护型全域旅游。欠发达地区脱贫致富型全域旅游,主要分布于我国14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以及其他老、少、边、穷地区,也往往是旅游资源富集、民族民俗风情浓郁、发展旅游独具优势潜力的地区。此类区域发展可以将全域旅游创建与扶贫攻坚有机结合起来,整合各种资源和资金,通过大力实施全域旅游战略,全面改善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全面推进扶贫攻坚和精准扶贫,帮助贫困人口在全域旅游发展中更多受益,促进人民大众在全域旅游发展中充分就业创业,大力发展全域旅游共享经济,保障人民群众公平享有旅游权利,使全域旅游成果普惠广大人民群众。发达地区后工业化全域旅游,主要分布于我国东部沿海地区,大多属于经济发达地区,已步入后工业化发展阶段。基于经济发展阶段的提升和经济的发展,普遍追求生活品质的提升。这类旅游区主要通过旅游现代化实现后城市化与后现代化提升。资源型城市发展转型全域旅游,主要针对的是资源型城市转型发展问题,旅游业作为现代服务业中重要的一环,可以通过创建全域旅游,促进产业升级创新,促进整体环境优化提升,构建新型产业空间和新的增长空间,达到产业转型,打造全域旅游目的地。生态功能区依托型全域旅游,在保护生态环境的同时,发展无景点、低开发、重保护的生态旅游区,将全域旅游作为生态环境保护的有效模式。

  我国地域广阔,各地旅游发展起步时间不同,旅游所处的发展阶段也有较大差异,改革面临的问题不同,全域旅游发展的任务和重点也不同,加之旅游产业在国民经济整体中的作用不同,各地发展全域旅游应按照各地旅游产业发展阶段与功能定位,选择合适的发展模式。按旅游产业地位与旅游发展阶段不同可分为以下几类全域旅游发展方式:战略支柱产业型全域旅游、辅助产业型全域旅游与潜力发展型全域旅游。其中战略支柱产业型全域旅游区是指在区域内旅游产业占较高比例,旅游人数相对当地居民比例较高,旅游产业相较其他产业地位较高的全域旅游区。辅助产业型全域旅游区是指区域自身经济发展水平较高,产业综合支撑能力较强,旅游业是区域内较有代表性的现代服务业产业的全域旅游区。潜力发展型全域旅游区是指区域内旅游产业发展相对落后,但自身旅游资源与旅游业开发现状适合发展全域旅游的全域旅游区。该种类型的全域旅游区旅游产业基础相对薄弱,但旅游资源丰富,有发展潜力。

  十、全域旅游已形成创建新机制

  从全域旅游的概念内涵及示范区创建工作实践来看,推进全域旅游发展需要构建一种“上下联动、党政统筹、市场主体、规划引领”的四位一体推进机制和工作体系。

  全域旅游工程及全国全域旅游示范区创建工作作为一项巨大的系统工程,需要在将其上升为国家战略、从全局谋划和推进的基础上,加强各级政府的协调与联动,打造“上接天线,下接地气”的工作环境与创建氛围,形成“国家统领”“省里统筹”“市级整合”“县级落实”的从上至下、从下至上、上下贯通、四级联动的工作体系。“党政统筹”,是指发挥地方党委、政府的领导作用,从区域发展战略全局出发,把推进全域旅游作为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抓手,统一规划、统筹部署、整合资源、协调行动,形成推动全域旅游发展的新合力。在全域旅游工作中要形成党政统筹的工作机制,主要是由旅游的综合性强、战略性强、关联度高、涉及面广等特征所决定的。只有主要党政领导重视才能保证全域旅游工作的有序推进与协调发展。因此,推动景点旅游向全域旅游模式的转变,就需要坚持党委、政府对旅游工作的领导,建立各部门联动、全社会参与的旅游综合推进机制,形成综合产业综合抓的局面。推进全域旅游发展,绝对不是政府在搞运动,需要发挥市场机制作用,按照市场的规律来推进,在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的基础上,形成“企业主体、金融支撑、社会参与、舆论引导”的全社会的共建共享机制和体系。要通过强有力的规划引领、政策激励、标准驱动、考核要求等综合改革体系来释放动力,从而支撑全域旅游工作的有效开展。

  (来源:中国旅游报  作者:石培华  作者单位:中国旅游智库、南开大学)